综合技术讨论区 加入小组

63个成员 4个话题 创建时间:2018-03-03

Kraftwerk简史(1969-至今)

发表于06-06 110次查看
 

 

1975年9月,一支乐队第一次在英国演出。从克罗伊登到巴斯,从南港到约维尔的舞台上,他们穿着时髦的西装,打着领带,演奏着奇特的乐器

 

没有买票的喧闹声,也没有狂热的媒体。对这个满场率一半还不到的演出Keith Ging在Melody Maker中写道“没有感情,没有变化,没有骨气,没有品味......而且没有任何尝试去完成实验性的、艺术上的令人满意或新颖的东西。看在上帝的份上,让机器人远离音乐。

 

回到21世纪,Kraftwerk已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乐队。他们的演唱会常常在预售开放当天,各大票务网站便因登录人数过多而崩溃。随后,便可看到数千名没有抢到票的乐迷在互联网上抱怨。

 

 

01

1969-1973年

Kraftwerk前身实验摇滚?

 

上世纪60年代末,弗洛里安·施奈德(Florian Schneiderand)和拉尔夫·哈特(Ralf Hutter)在杜塞尔多夫的罗伯特·舒曼·霍奇舒勒学院(Robert Schumann Hochschule)读书时相识。

 

当时二人以常常以德式实验音乐风格进行现场演出,英国音乐杂志Melody Maker戏称他们为“Krautrock”。

 

 

alf Hütter and Florian Schneider

 

(注:Krautrock 德国泡菜摇滚是一种泛指的实验摇滚类型,在1960年代末期的德国发展开来。“泡菜摇滚”这种称呼一开始是一些英文音乐记者给一些德国乐队起的打趣的名字,这些乐队的曲风混杂了迷幻摇滚、前卫、电子音乐、放克、简约音乐、即兴爵士和世界音乐的曲风,和英美两国摇滚乐传统的布鲁斯、摇滚风极为不同,并强化了电子音乐、氛围音乐的流行、派生出了后朋克、另类摇滚和新世纪音乐这三种类型。泡菜摇滚的代表乐队有Can、Kraftwerk、Neu!等。)

 

后期他们加入了一个名为Organisation的五重奏乐队,该乐队于1969年发行了一张名为Tone Float的专辑,在英国RCA唱片公司发行,之后不久便解散了。

 

Tone Float专辑封面

 

1970年,施耐德对合成器产生了兴趣。在家乡参观视觉艺术家吉尔伯特和乔治的展览时,他们看到“两个男人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声称要把艺术带入日常生活。”同年,哈特和施耐德开始尝试将日常生活带入艺术,并形成了Kraftwerk

 

从1970年到1974年,Kraftwerk乐队的早期阵容起伏不定,Hutter和Schneider在准备和录制三张专辑以及零星的现场演出的过程中,与大约六名其他音乐家合作,其中最著名的是吉他手Michael Rother和鼓手Klaus Dinger,他们离开了乐队,成立了Neu!

 

 

Gatefold, Neu! 75

 

队伍中唯一不变的人物是施耐德,他当时的主要乐器是长笛;有时他也拉小提琴弹吉他。他们的前三张专辑是自由形式的实验摇滚,但所有这些乐器声音都是通过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处理的。

 

 

1970年发行的Kraftwerk和1972年发行的Kraftwerk 2,大多是探索性的音乐即兴演奏,使用多种传统乐器演奏,包括吉他、贝斯、鼓、风琴、长笛和小提琴。这些录音的后期制作修改被用来歪曲乐器的声音,特别是录音带的处理和同一音轨上同一乐器的多重配音。两张专辑都是纯器乐。

 

 

1970,Kraftwerk演出现场

 

1973年晚些时候,沃尔夫冈·弗鲁尔(Wolfgang Flur)加入了该组织进行排练,他们作为三人组在德国电视网ZDF的电视节目Aspekte上演出。随着1973年Ralf und Florian的发行,Kraftwerk开始向现在的经典音乐靠拢,更多地依靠合成器和鼓机。

 

 

 

02

1974-1976年

从这里迈向伟大

 

 

如果说,1974年《高速公路》(Autobahn)的发行见证了Kraftwerk的转型。那么1975年则是Kraftwerk现场表演的转折点。

 

 

1974年,哈特和施耐德开始在Minimoog和EMS Synthi AKS等硬件上进行更新,帮助Kraftwerk获得了一种全新的、“有纪律的”声音

 

 

Minimoog

 

 

EMS Synthi AKS

 

 

次年,在美国Phonogram Inc.的资金支持下,他们得以宣传《高速公路》专辑,这是他们第一次在美国、加拿大和英国巡演。而这张专辑长期以来被认为是第一部真正的电子流行音乐。

 

这次巡演,一个新的、稳定的、现场演出的四人阵容出现了,这被认为是Kraftwerk最经典的现场阵容。哈特和施耐德继续演奏键盘合成器的同时第一次开始现场演唱,施耐德用效果器现场处理他的声音。沃尔夫冈·弗劳尔和新人卡尔·巴托斯在自制的电子打击乐器上表演。巴托斯还在舞台上使用了迪甘颤音琴。

 

Kraftwerk最经典的现场阵容

 

1975年的高速公路之旅结束后,Kraftwerk开始创作他的后续专辑《Radio-Activity》。《Radio-Activity》是一张以无线电广播与辐射为双重概念的专辑,探讨辐射的主打单曲〈Radioactivity〉里含有串出「R-A-D-I-O-A-C-T-I-V-I-T-Y」/「I-S I-N T-H-E A-I-R F-O-R Y-O-U A-N-D M-E」的摩斯电码讯号,此曲更成为了他们的反核歌。

 

 

右图该专辑封面为30年代的德国国民收音机

 

小插曲:1976年,Kraftwerk巡回演出宣传新专辑。大卫·鲍伊(David Bowie)是这张唱片的粉丝之一,他邀请乐队在他的巡演中作为嘉宾支持他,但遭到了乐队的拒绝。

 

 

 

 

03

1977-1982年

“我们是机器的一部分”

 

 

“机器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是机器的一部分。

 

 

1978年的第七张专辑《The Man-Machine》主题已呈现出他们对未来与科技的幻想,进一步开拓其未来主义电音风格,制造出种种科幻性与机械性的电音声响来刻划机械人、空间站、未来大都会的题材。其中〈The Model〉公认为80年代synth-pop蓝本的电音流行神曲。

 

 

Metropolis向Fritz Lang德国表现主义电影的杰作致敬。他的电影“大都会是最早的科幻电影之一,以机器人为特色,对Kraftwerk产生了重大影响。

 

 

大都会电影封面

 

因此,乐队利用机器人的图像作为他们的人机概念的化身。为了推广这张专辑,机器人模特是由乐队中的每个成员构建的。

 

“事实上,Kraftwerk的高度概念性电子音乐项目代表了对传统摇滚价值观刻意构造的美学进攻。”

 

正如Hütter一再强调的那样,他将乐队视为人机概念的人类载体。关于人,机器和音乐的主题,Hütter在1978年解释说:“机器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是机器的一部分。他们和我们一起玩,我们一起玩。我们是兄弟。他们不是我们的奴隶。我们共同努力,互相帮助创造。

 

 

04

1981年

在个人电脑面世前预测未来互联网生活

 

历时三年制作的1981年《Computer World》专辑,是Kraftwerk推预言未来电脑世界的概念专辑,所创造出的崭新尖端techno-pop风格犹如预视后世house / techno电音舞曲,但他们并没有在音乐制作上应用到具体的电脑,而是利用analog电子乐器模拟出电脑化hi-tech意识形态的声音。而唱片封面上那台电脑亦「真有其机」,那是参照自Hazeltine Corporation在1977年出产的Hazeltine 1500「终端机」。而《Computer World》出版的三个月后,IBM的首台个人电脑5150亦在同年隆重面世。

 

 

 

在他们的预言专辑中,Kraftwerk并没有预测到机器人化的科幻未来。然而,他们确实准确地预测我们的现代生活将通过计算机技术彻底改变。

 

 

05

1982-1983年

黑人Hiphop也曾受Kraftwerk影响

 

 

人所共知Kraftwerk对整个synth-pop运动留下根深蒂固的重大影响力,然而他们又如何影响到来自美国黑人文化的hip hop音乐呢?

 

美国纽约hip hop先锋Afrika Bambaataa在1982年以Afrika Bambaataa & the Soulsonic Force名义发表的hiphop神曲Planet Rock,曲中sample了Trans Europe Express的synth riff以及Numbers的素材,其采样运用亦得到Kraftwerk官方应可。

 

 

另外,其1983年环法单车大赛主题曲Tour de France,也出现在1984年霹雳舞breakdance电影《Breakin’》(又名《Breakdance》里,成为Turbo那场「扫街舞」的配乐。)

 

06

1986年

最后一次以真人亮相MV

 

《Electric Café》在1986年底面世,专辑的点子之一,是带来了第一首、也是唯一一首由Karl Bartos主唱的歌曲〈The Telephone Call〉,此mv也是Kraftwerk最后一次以真人亮相的音乐录像。

 

07

2001年

与坂本龙一绝无仅有的合作

 

一直以来Kraftwerk都没有任何对外的合作,如曾叩门的David Bowie及Michael Jackson也未能成事。而他们也从不会在别人的唱片里客串,绝无仅有的一次,是坂本龙一策动的「反地雷」音乐计划N.M.L.(No More Landmine)在2001年发表的筹款单曲Zero Landmine,破天荒地得到Kraftwerk参与负责sound logo的电脑人声

 

08

2010-至今

带3D眼镜才能看Kraftwerk演唱会

 

Kraftwerk自2012年起开始举行配以3-D立体视频的3-D World Tour,并为作品带来全新演绎的版本。在舞台上,70岁的Hütter和他的三名队友穿着他们的制服站在他们的四个统一控制台(如实验室操作员)后面几乎一动不动。这让观众难以辨别谁在玩哪种电子设备。与持续的谣言相反,Kraftwerk确实在现场演出,因为偶尔会出现一些人为错误的错误。

 

 

 

 

 

 

 

3-D演唱会现场

 

Kraftwerk在制造一场极简主义舞台表演,虽然有四个机器人假人的外观。观众经历的声音和视觉的完美融合是20世纪70年代中期引入的人机概念的完全发展的体现。

 

他们建立了一种全新的方式来思考流行音乐应如何发声,使其成为21世纪的主流艺术形式。当你看到、听到他们,你就不会再怀疑为什么Kraftwerk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乐队。

 

参考资料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raftwerk

https://www.dw.com/en/how-kraftwerk-pioneered-electronic-music-without-computers/a-40224544

https://www.theguardian.com/music/2013/jan/27/kraftwerk-most-influential-electronic-band-tate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获取更多资讯

 

 

发表回复
你还没有登录,请先 登录或 注册!